澳大利亚教育联盟:如果我们重视老师意见,就需对NAPLAN进行重新思考

2018.04.12 专家观点 浏览 3007

澳大利亚教育联盟简介:

澳大利亚教育联盟(Australian Education Union)是澳大利亚教育领域最大的工会组织,成立于1984年,目前拥有18.5万会员,涵盖了任职于全国幼儿教育、各公立院校、高职教育和大学等教育机构的工作者,成员主要包括教师、校长、教育机构人员以及行政人员。澳大利亚教育联盟旨在全方位维护教育产业及通过其对教育行业的深刻理解和认同感,积极参与教育各领域的相关事务,提供咨询和帮助服务。

澳大利亚全国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计划(National Assessment Program - Literacy and Numeracy),简称NAPLAN,是澳大利亚国内规模最大的中小学教育评估考试。而近年对NAPLAN进行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澳大利亚教育联盟堪培拉办公室秘书格兰佛勒先生(Glenn Fowler,ACT Secretary of Australian Education Union)对此的看法。

        328799920373290712.jpg

首都领地的老师都大力反对“给学生带来极大压力”的NAPLAN考试并呼吁对这已有10年历史的教育考核政策进行重新思考。如果我们重视老师的意见,那就需要倾听他们的意见并及时采取行动,重新审视NAPLAN评估系统。

澳大利亚教育联盟对其联盟成员中的校长和老师进行了调研,调研结果显示90%的被调研者认为NAPLAN给学生带来了很大压力,使学生整体在校体验感大打折扣,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上百名的学校领导和老师指出NAPLAN考试给其所在学校的学生造成了“没有必要”的压力和“创伤”。这种压力都已经波及到八岁的学生,他们其中的一部分在面对NAPLAN考试时,都已经在压力下喘不过气来了。同时,NAPLAN也影响到了课堂教学,因为老师需要抽出课堂时间进行NAPLAN考试的备考,这样老师往往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向学生教授和阐述课程大纲中的知识重点。

学校领导和老师都对NAPLAN考试给学生以及整个教育系统带来的影响表示担心。他们表示NAPLAN考试并不能真实地反映学生的学习能力,有些学生甚至因为NAPLAN考试带来的压力,对自己丧失信心,产生负面的自我认识。事实上,NAPLAN考试并不是一个能改进澳大利亚教育的评估和反馈工具。只有一小部分人认为,NAPLAN考试只有在合理运用下,才能起到积极作用,为学校和老师提供有价值的教育数据。

教育学者和老师对NAPLAN考试所谓的好处表示怀疑并认为NAPLAN考试真正的受益者是媒体,联邦政府和教育产业公司。我们都见过在书店和邮局出售的教育类书籍,而从NAPLAN考试中得益的其实是那些教育盈利机构,而非学生。老师们强调,事实上NAPLAN考试给中小学学生带来的益处非常有限。

同时,老师们也指出NAPLAN考试的相关数据也遭到滥用,造成教育领域的不公平。例如,有些教育网站会公布NAPLAN的相关考试数据,造成学校间不公平的比较,引起大众一种不良的倾向,即区别哪些是“好”学校,哪些是“坏”学校。

NAPLAN考试相关数据的使用现状,已脱离了设立NAPLAN的初衷。正如一位老师所说:“大量的标准化测试是一种政治工具,对教学毫无帮助。NAPLAN正以消极的方式将学生分为三六九等。”教育工作者们呼吁回归教学本质,而不是围绕在与常规教学无关的备考中。根据他们多年的教学经验,有很多种其他教育数据收集的办法。中小学教育考核可以运用这些方法,从而避免运行昂贵又被一致诟病的NAPLAN测评系统带来的这些不良影响。

尤其是在NAPLAN考试系统实施的这十年中,学生的成绩都没有得到改善,而NAPLAN考试带来的问题却比比皆是,且问题数量呈上升趋势。澳大利亚中小学学生成绩在各项国际教育测评中表现欠佳,现在也的确是我们对NAPLAN考试系统进行重新审视的时刻了。

近期,新西兰已对其国家教育评估系统进行了改革,澳大利亚是否能从中得到一些启发呢?

版权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澳大利亚教育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