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打破现行教育体系下的按年龄分班做法,将有效提高学生学业成绩

2018.04.12 专家观点 浏览 2964

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简介:

1930年成立的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简称ACER)是澳大利亚国家级层面最具影响力的教育智库,工作范围主要包括提供测评服务、开展教学研究和社会基础教育研究以及提供社会服务。该委员会的特点主要为:服务水准专业化、机构运行独立化、辐射范围国际化以及研究过程长期性。80多年来,该委员会以高水准、专业化的教育研究,在澳大利亚全国教育改革和教育政策制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澳大利亚教育研究委员会会长乔夫马斯特教授(Professor Geoff Masters,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Australian Council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认为打破现行教育体系下的按年龄分班做法,将有效提高学生学业成绩。

803160147750568912.jpg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调查(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OECD),每年澳大利亚有40000名15岁的学生达不到日常生活所需的阅读水平,而每年达不到日常生活所需数学水平的15岁澳大利亚学生人数为57000人。同时,达到全世界数学成绩优异水平的15岁澳大利亚学生比例只有10%,而其他教育水平发达国家达到该水平的15岁学生比例为40%。

简单来说,大多数澳大利亚的学生并没能展现出其该有的实力,而且这个情况也变得日益严重。这无疑是向现行的Gonski教育改革计划提出了挑战,但同时也是一个机遇。

学生学业不理想通常都会归因于是在教学方法,学习态度,学校资源、学校教育文化环境等方面出现了问题。这些或许都是造成学生学业不佳的因素,但是否有可能是我们的教育体系本身出现了问题呢?

可以说,学校现行的教育体系是以一种工业模式在运行:每个学生按其年龄被分成组,然后被放上“流水线”,一年年升入更高年级,接受教育。教育课程和大纲也按年级进行编写,而老师的教学任务是将相对应年级的课程教授给学生。学生则需要学习老师教授的内容并通过考试和评估以检测其学习效果。通常,学生考试成绩越高就意味着教育质量越好。

在这种教育体系下,每个学年都是一个新开始。这就意味着在此体系下,当九年级老师向九年级学生教授该年级课程时,会默认学生该学年的成绩将不受其之前学习成绩的影响。如果学生在开始每个新学年学习时,知识水平都差不多的话,这种教育体系或许不会有问题。但事实上,每个年级中的学生知识水平相差还是比较大的。如果把教育比做一场比赛,每个学生知识水平不同,这样就意味着学生一开始就不是在同一起跑线上出发,而是分散在跑道的不同位置,但最后他们还是要根据统一的标准,即对应的年级课程要求,接受评估。

这样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学业成绩较差的学生一直在学业中挣扎:他们将从第一学年学习开始,直至该学年结束,成绩都不理想,而且这个恶性循环还将复制到他们之后的新学年中。更糟糕的是,在这恶性循环下,常年成绩为“D”的学生感觉不到自己的进步,会给自己贴上“成绩为D的差等生” 标签,最终对学习失去兴趣。而对于那些一开始就处在跑道领先位置,知识水平较高的学生来说,他们学习往往只需要付出一点儿努力,即可获得很好的成绩,这就会导致这些学生学到的知识有限,而且他们的潜能不能得到真正的挖掘。

研究表明,当学生学习内容的难度接近其水平时,学习效果将会达到最佳。但当学习难度在学生知识水平舒适区或远高于学生自身水平时,学生就很难进行最有效的学习。至此,我们的核心问题就是:我们的教育系统、教学内容和授课方式没有为所有学生提供最佳的成长教育环境。

此时我们应该要反思一下工业模式下的教育系统。考虑到同一年级学生不同的知识水平,传统的按年龄分班的做法在21世纪是否仍然适合?按年龄分班是否是帮助教师发现并满足每个学生学习需求的最佳方法?学生的成绩不再以其对应年级的统一标准进行评估,而以学生在每个学年所取得的进步做为考核标准,这样效果是否会更好? 如果Gonski教育改革计划能在这些问题上有所改进,也许我们就能看到澳大利亚中小学教育的进步。

版权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澳大利亚教育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