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澳媒形容为“鲤鱼跃龙门”, 新州新任女教育部长就职后的“三把火”

2019.04.14 教育资讯 浏览 1298

微信图片_20190413180938.jpg

当Sarah Mitchell向第一天上幼儿园的女儿Annabelle挥手道别时,她不知道两个月后她不仅要对Annabelle的教育负责,还要肩负起整个新南威尔士州120万名学生的教育责任。 

作为澳大利亚国家党议员的Sarah Mitchell女士,显然是本月初新南威尔士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内阁改组的重要赢家之一,一下子从幼儿教育部门的初级人员跃升成为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部长。

微信图片_20190413180747.jpg

这位新任教育部长是何许人也?

Sarah Mitchell女士毕业于Gunnedah South Public School小学与Gunnedah High School中学,后又从新南威尔士大学毕业。本月 4.3日是她正式就任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长的第一天。 “这对于我来说,是人生一次重大的跃进。但我认为自己能胜任这份工作。” Sarah Mitchell女士表示。

“我非常热爱教育。我认为教育是任何人想在生活中取得成功的关键。特别是现在成为教育部长后,能够运用年龄与阅历赋予自己的教育经验,帮助改变新南威尔士州的教育,我感到非常兴奋。”

微信图片_20190413180800.jpg

同时,上议院议员的Mitchell女士将继续保留幼儿教育部门并表示:“有很多研究表明,幼儿早期教育对孩子的学习和发展至关重要。而且,我认为我们还需要在这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

Sarah Mitchell女士五岁的女儿Annabelle于二月也在Mitchell女士的小学母校开始上学,而Mitchell女士的另一个女儿,16个月大的Matilda,也在Gunnedah当地的一所儿童保育中心接受教育。由此,Mitchell女士对自己孩子以上教育的亲力亲为也对其参与的中小学教育工作产生了重要影响。

新任教育部长面临的挑战

而在这位36岁新南威尔士州新任教育部长今年将面临的所有挑战中,对该州中小学课程的重新评估是Sarah Mitchell女士最重要的一项工作任务。Mitchell女士还必须接受管理由前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长Rob Stokes先生主持的政府资助数十亿澳元的学校建设计划。

微信图片_20190413180930.jpg

Mitchell女士的同事这样评价她:“Mitchell女士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不会让野心影响她的判断。”Mitchell女士担任了八年议员,并且曾经是备受尊敬的澳洲前副总理兼国家党议员John Anderson选举工作小组成员。

前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长兼国家党议员又是现任Gonski教育学院院长Adrian Piccoli 先生在推特中表示:“Mitchell女士聪明、经验丰富、善于倾听,最重要的是她善良的人格。”

微信图片_20190413180813.jpg

但一些人士则担心Mitchell女士会因为资历尚浅,而会在内阁中缺乏影响力,毕竟她的前任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长Rob Stokes博士和Adrian Piccoli博士在担任教育部长之前所担任的政府职位都要比Mitchell女士高。

Mitchell女士对此表示:“我认为州长和副州长之所以希望我担任这个角色,是因为他们相信我的能力。同时,我对教育及其提供的机会充满热情并且绝对会在内阁发出响亮的声音。现在我成为了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长,有机会而且也一定会让大家听到我的意见和想法。”

如上文所述,Mitchell女士将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有关是否要废除澳大利亚全国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计划(National Assessment Program - Literacy and Numeracy,简称NAPLAN)。目前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正对这一全国性中小学教育评估考试系统进行审查并将于审查结束后公布相关调查数据与报告。

微信图片_20190413180826.jpg

“我个人认为,我们的中小学教育系统仍然需要一个标准化测试。作为家长,显然我们想知道自己的孩子在这些关键技能领域中的学习进展和成长情况。”Mitchell女士表示。

“随着NAPLAN机考模式的推行以及科学技术的进步,NAPLAN可能有机会发展成更适合家庭和教师的教育评估手段。目前要做出定论还为时尚早,现在要做的是去获取更多的有用信息和细节,以便能够制定出中小学教育的下一步改革策略与规划。”

微信图片_20190413180844.jpg

新任后工作的另一关键:专业教师的培养

除了要应对NAPLAN改革这一焦点以外,Mitchell女士工作的另一关键则是专业教师的培养问题以及新任后将与新南威尔士州教师联合会(NSW Teachers’ Federation)进行的下一轮协商。

专业教师的培养会使所有教学工作更具成效,从而提升未来几代学生的成绩表现。而长期的教育改革往往需要极大的政治勇气。 然而,这些为改革付出的努力很有可能不能为新南威尔士州3000所学校的管理和170个学校建设项目的规划起到立竿见影的帮助,但这些努力对于建立一个优质中小学教育系统长期目标的实现则是至关重要的。

微信图片_20190413180850.jpg

尽管在某些问题上存在异议,但Mitchell女士在澳大利亚中小学教育整体改革方向上得到了澳大利亚工党教育发言人Jihad Dib的支持,这无疑是对新南威尔士州这位新教育女部长在政治上的极大助力。 

不论是自上而下的教育政策还是自下而上的教育试验都不能为新南威尔士州中小学教育带来整个系统的变更,而唯有培养专业教师则是解决此问题的不同途径,也是落实教育改革的关键所在。 教师们喜欢彼此学习,所以他们向教育专家学习便更显得至关重要,这样教师们的实践便是建立在最有效的课堂教学方法基础之上。

专家教师知道学生在每个学科中会遇到的常见问题以及如何克服这些困难,他们也知道如何帮助学生从掌握记忆等基本技能,提升到拥有批判性思维等高级能力的最佳方法。总之,专业教师更了解实际教学方法以及如何在实践中应用这些方法。然而,由于澳洲中小学学校教师队伍结构的扁平化,使学校教师得到专家教师指导,改进自身教学水平的机会有限。

微信图片_20190413180858.jpg

目前,新南威尔士州大约有100名的课堂教师由于被评为“优秀教师/学科带头人”(HALTs)而获得更高薪资待遇,但新南威尔士州所需的HALTs数量则远大于这个数字,大约需要5000名这样的优秀教师。

同时,专家教师的职责需要重新定义,他们的角色需要进行战略性地设计,这样才能使这些专家教师产生最大的影响,当然这也离不开学校校长的支持。

微信图片_20190413180917.jpg

根据2016年澳洲公共政策智库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简称GI)有关学校内部和学校间“专家教师”新角色的报告,一所中等规模的小学大约需要的专家教师人数为两至三名。而中学需要的专家教师人数则会更多。这些专家教师的日常工作包括指导他们的同事、提供个性化的反馈并且他们自己就是数学,科学或英语等特定科目的专家。而“专家教师带头人”则将跨学校开展工作,为教师们的教学实践制定高标准,并培养下新的一批“专家教师”。

而目前的新南威尔士州中小学正缺少这样的“专家教师”与“专家教师带头人”。该州现行的例如“成功早期行动”(Early Action for Success )等项目的开展缺乏系统化与长期化,会随着“政治风向”的变化而变化。

微信图片_20190413180924.jpg

澳洲也意识到一些其他国家高绩效中小学教育系统的优异表现。特别是新加坡和上海的中小学教育体系,拥有成熟的 “专家教师”与“专家教师带头人”的职业培养与发展道路。

当然,新南威尔士州不能原封不动地照搬这些海外中小学教育系统,应该考虑如何创建自己的中小学体系,并从今年下半年将与新南威尔士州教师联合会(NSW Teachers’ Federation)进行的每四年一次的协商开始:为“专家教师”与“专家教师带头人”提供更好的薪酬待遇并且为澳洲整个中小学教育行业树立起更高的地位。

版权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澳大利亚教育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