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学校育精英,维州学校助后进:且看澳洲各地区NAPLAN成绩情况

2019.04.23 教育资讯 浏览 285

微信图片_20190422175233.jpg

2018年澳大利亚全国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计划情况

澳大利亚全国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计划(National Assessment Program - Literacy and Numeracy,简称 NAPLAN)是澳大利亚国内规模最大的中小学教育评估考试。2018 年 5 月全澳大利亚所有学校的 3 年级、5 年级、7 年级与 9 年级的 100 多万名学生都参加了该考试,其中包括大约 19 万名首次网上完成评估的学生。在 2018 年澳大利亚全国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中,学生在阅读与计算方面达到或超过国家最低标准的比例略有增加,但写作成绩呈下降趋势。

1.png

澳大利亚历年全国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计划学生成绩提高情况

根据澳大利亚公共政策智库格拉坦研究所 (Grattan Institute,简称 GI)2018 年 10 月发布的《澳大利亚全国中小学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NAPLAN)成绩提高速度报告》(Measuring Student Progress: A State-byState Report Card),澳大利亚各州与领地各年级学生的学习成绩提高速度存在较大差异。

(1)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与维多利亚州学生成绩提高情况

作为传统教育优势大州,新南威尔士州中小学阅读与计算水平提高速度并没有领先于澳大利亚全国阅读与计算水平平均提高速度,但在培养中学精英学生方面表现突出:与同样是教育强州维多利亚州相比,新南威尔士州 7 年级与 9 年级中学精英学生的计算水平提高速度领先维多利亚州同年级组中学精英学生计算水平提高速度 3 个月。然而,新南威尔士州在帮助中学后进生提高学习成绩方面的表现则差强人意:同样与维多利亚州相比,新南威尔士州 7 年级与 9 年级中学后进生的整体成绩提高速度落后维多利亚州同年级组中学后进生整体成绩提高速度 5 个月。

微信图片_20190422175227.jpg

新南威尔士州与维多利亚州 2010 至 2016 年的 7 年级与 9 年级中学生(含精英与普通中学生)计算水平提高速度进一步说明了此问题。新南威尔士州社会教育优势指数(Index of Community Social- Educational Advantage, 简称 ICSEA)较高中学(在 1025-1124 分区间)学生的计算水平提高速度领先维多利亚州同级别中学学生计算水平提高速度约 0.2 个月;而新南威尔士州社会教育优势指数(Index of Community SocialEducational Advantage, 简称 ICSEA)较低中学(在 875-924 分区间)学生的计算水平提高速度落后维多利亚州同级别中学学生计算水平提高速度约 0.5 个月。

2.png

这一现象与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注重挖掘与培养学术表现优异并且具有学习天赋的中小学学生”的教育政策有着密切关系。新南威尔士州政府通过层层选拔将具有学术深造潜力的中小学学生输送到政府公立小学精英班(Opportunity Class)与政府公立精英中学(Selective School)进行精心培养,使其学术水平能得到加速提升。同时,新南威尔士州政府还特别加强针对优秀学生的教师培训,该州教师会接受类似“如何为优秀学生授课”等方面的专项培训与专业指导。

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对精英教育的重视程度在该州所拥有的政府公立小学精英班与精英中学数量上便可见一斑:自 20 世纪 90 年代,新南威尔士州约有 70 多所公立小学为 5 年级至 6年级精英学生开设了特别课程设计的精英班;除此以外,新南威尔士州还提供 7 至 12 年级的公立精英中学教育,拥有 48 所精英中学,其中包括 21 所完全式精英中学(含 4 所完全式农业精英中学)、26 所部分式精英中学以及 1 所远程教育精英中学,而维多利亚州提供 9 至 12 年级精英中学教育的公立学校仅为 4 所。

微信图片_20190422175239.jpg

如上文所述,维多利亚州与新南威尔士州相反,在帮助中学后进生提高学习成绩方面一马当先:该州 7 年级与 9 年级中学后进生的整体成绩提高速度领先澳大利亚全国同年级组中学后进生整体成绩平均提高速度 4 个月,而该州在精英学生拔尖方面则表现平平。

这一现象与维多利亚州政府一直以来坚持贯彻的“向社会教育优势指数较低学校学生倾斜”的政策紧密相关。维多利亚州是澳大利亚首个将“政府教育拨款以学生需求为主导”理念融入学校教育体系的州。在2009 至 2013 年期间,维多利亚州推出了“维多利亚州中小学全国普智合作项目”(The Victorian Smarter Schools National Partnerships program)。这一合作项目专门针对该州学生成绩较差学校,对该类学校学生的学习、健康、社交与福利等方面提供全方位的帮助,从而提高这类学校教学质量与学生成绩并且在推广的5 年间取得了积极效果。

同时,维多利亚州特别注重儿童早期教育,2015 年该州学龄儿童发展指数在澳大利亚各州与领地中最高,这为保障该州中小学学生整体学术水平提供了坚实基础。同时,昆士兰州小学生阅读水平提高速度自 2010 至 2016 年始终均保持在澳大利亚全国小学生阅读水平平均提高速度之上,并且有继续加速的趋势。

微信图片_20190422175258.jpg

(2) 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学生成绩提高情况

昆士兰州是澳大利亚小学教育成绩提高方面的佼佼者:昆士兰州公立、教会与独立学校 3 年级与 5 年级小学生阅读水平提高速度领先澳大利亚全国同年级组小学生阅读水平平均提高速度 2 个月,而其计算水平提高速度则也领先澳大利亚全国同年级组小学生计算水平平均提高速度 1 个月。其中,以昆士兰州公立小学学生成绩提高最快。

3.png

同时,昆士兰州小学生阅读水平提高速度自 2010 至 2016 年始终均保持在澳大利亚全国小学生阅读水平平均提高速度之上,并且有继续加速的趋势。

4.png

昆士兰州小学教育始终保持的增长速度主要得益于该州对中小学课程、教师与领导力的重视。在 2008 年澳大利亚全国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计划(National Assessment Program - Literacy and Numeracy,简称NAPLAN)首次实施的评估中,昆士兰州中小学教育水平排名倒数第二,仅高于北领地。昆士兰州在此次评估中的结果引起了该州政府与教育各界的高度关注,州政府与教育机构纷纷出台各项针对学校、教师与学生的政策并且采取各种措施来提高该州中小学学生 NAPLAN 成绩:

A) 自 2008 年 NAPLAN 评估之后,昆士兰州政府 2009 年对该州小学读写与计算课程进行了大规模重审与改革,包括提高教师专业标准、引入新型教育专业人才等。

B) 昆士兰州中小学拥有具有特色的“教师合作式”学生评估方式。昆士兰州各中小学为学校教师提供了“综合式评估”(Moderation)机会,以便教师共同评估学生成绩。同时,较澳大利亚其他州与领地,昆士兰州更注重对该州中学学生的校内评估。

C) 昆士兰州大力发展教师职前教育(Initial Teacher Education Programme),重视该州教师职前教育认证、教师职前教育专业课程设置与教师职前教育成效,加强教师职前教育国家标准,以便确保该州教师教育的专业性与高质量。

微信图片_20190422175254.jpg

(3) 澳大利亚首领地学生成绩提高情况

同澳大利亚其他州与领地相比,澳大利亚首领地集中了澳大利亚最具有社会教育优势指数(Index of Community Social- Educational Advantage, 简称 ICSEA)的中小学。将这些优势同澳大利亚其他地区情况综合均衡考虑并且进行对比后发现,澳大利亚首领地中小学学生整体成绩提高速度落后澳大利亚全国中小学学生整体成绩平均提高速度 2 至 3 个月。

澳大利亚首领地公立、教会与独立学校 3 年级与 5 年级小学生阅读水平提高速度落后澳大利亚全国同年级组小学生阅读水平平均提高速度 1.5 个月,而其计算水平提高速度则也落后澳大利亚全国同年级组小学生计算水平平均提高速度 3 个月。

5.png

而澳大利亚首领地公立、教会与独立学校中学生的计算水平提高速度也均落后澳大利亚全国中学生计算水平平均提高速度 3 个月。

6.png

2017 年澳大利亚首领地审计总长报告(The ACT Auditor-General Report 2017)指出,澳大利亚首领地中小学教育水平提高速度的落后主要是归因于中小学学校过度的自治权,需要重新调整首领地每所中小学学校自治权与该领地所有中小学学校整体统一标准之间的关系;首领地大多数公立中小学学校并没有充分利用中小学学生成绩等相关教育数据指导教师教学或在中小学学生教育水平提高速度出现放缓征兆时进行前期干预;同时,首领地在中小学校长教育领导力、中小学校长对教师授课质量关注度、中小学教师接受教育新理念开放度以及中小学教师缺勤率等方面均逊色于澳大利亚其他州与领地。

(4) 澳大利亚其他州与领地学生成绩提高情况

塔斯马尼亚州与北领地中小学教育通常都处于澳大利亚各州与领地中小学教育垫底位置。这主要是由于塔斯马尼亚州与北领地中小学社会教育优势指数(Index of Community Social- Educational Advantage, 简称ICSEA)远低于澳大利亚其他地区中小学,尤其是北领地拥有大量原住民学生而且这些学生大多都分布在边远地区。

在 2010 至 2016 年参加澳大利亚全国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National Assessment Program – Literacy and Numeracy,简称 NAPLAN)计算考试的 9 年级学生中,塔斯马尼亚州与北领地来自低于中小学社会教育优势指数平均值(1000 分)以下学校的学生比例分别高达 80% 与 82%,而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昆士兰州、西澳大利亚州、南澳大利亚州与首领地该项学生比例分别为 51%、50%、58%、49%、55% 与 12%。

7.png

但将塔斯马尼亚州与北领地中小学社会教育优势指数情况综合均衡考虑并且进行对比后发现,塔斯马尼亚州与北领地中小学学生整体成绩提高速度同澳大利亚其他州与领地具有相同社会教育优势背景学生的整体成绩提高速度持平。同时,在纳入社会教育优势指数评估指标后,塔斯马尼亚州与北领地中小学学生在个别评估项目中的成绩提高速度还超出了澳大利亚全国中小学学生整体成绩平均提高速度:塔斯马尼亚州中学生写作水平提高速度领先澳大利亚全国中学生写作水平平均提高速度 3.5 个月,北领地小学生阅读水平提高速度领先澳大利亚全国小学生阅读水平平均提高速度 2.8 个月。

8.png

9.png

除此以外,南澳大利亚州小学生成绩提高速度低于澳大利亚全国小学生成绩平均提高速度 : 该州小学生阅读与计算水平提高速度落后澳大利亚全国小学生阅读与计算水平平均提高速度 1 个月。而西澳大利亚州小学生成绩提高速度则与澳大利亚全国小学生成绩平均提高速度持平。

(5) 澳大利亚全国中小学学生写作成绩提高情况堪忧

相较于澳大利亚全国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计划(National Assessment Program - Literacy and Numeracy,简称 NAPLAN)中的阅读与计算考试,NAPLAN 写作考试得到的社会关注并不多但却又长期受到诟病。虽然 NAPLAN 写作评分标准要比阅读与计算灵活并且较难能对中小学学生写作水平提供精准的量化评估结果,但是澳大利亚全国中小学学生写作成绩正呈现明显的急速下降趋势。

相较于 2011 至 2018 年期间澳大利亚全国 9 年级中学生阅读与计算水平的逐步提高,澳大利亚全国 9 年级中学生写作水平在此 8 年间呈下降趋势,特别在 2012 年与 2018 年下降幅度分别高达 0.7 分与 0.5 分。2018 年澳大利亚全国 9 年级中学生写作水平落后 2011 年澳大利亚全国同年级组中学生写作水平 15 个月。其中,维多利亚州与塔斯马尼亚州中学生整体写作水平最高,明显高于澳大利亚全国中学生整体写作平均水平。

10.png

除此以外,《澳大利亚全国中小学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NAPLAN)成绩提高速度报告》还指出,学生成绩较差学校中 7 年级与 9 年级中学生的阅读水平提高速度仅为学生成绩优秀学校中同年级组中学生阅读水平提高速度的 70%,而其计算水平提高速度也仅有学生成绩优秀学校中同年级组中学生计算水平提高速度的50%。根据澳大利亚贡斯基 2.0 教育拨款计划(Gonski 2.0)中“每位学生整体知识储量每年至少提高一倍”(“at least one year’s growth in learning for every student every year”)的目标,学生成绩较差学校学生的成绩提高速度距离此目标还存在一定差距。

版权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澳大利亚教育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