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小学NAPLAN统考再掀争议:是否要在My School网站公布成绩?私校校长与家长们各执一词

2019.04.12 教育资讯 浏览 1249

2b487a8c905997b4ab0277333de1588.png

澳洲一项全国范围的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澳洲私立学校校长认为澳大利亚全国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计划(National Assessment Program - Literacy and Numeracy,简称NAPLAN)数据不应在My School网站上公布。这一结果表明,澳洲公私立中小学内部对NAPLAN这一具有争议的澳洲全国性基础教育测评体制好处的看法各不相同。

在此次调查中,50%的澳洲中小学校长认为NAPLAN对学生和教师来说“压力巨大”;65%的澳洲中小学校长表示NAPLAN导致教师上课以应试为目的,使其教学脱离了课程大纲。

06323c27a62d353d1d7621f121a7300.png

但仍然有许多校长以其学校NAPLAN考试成绩作为向校董会展示学生进步、治校成效并制定相关教学策略的主要手段。

作为向教育委员会提交的NAPLAN审查报告的一部分,澳大利亚私立学校校长协会(Association of Heads of Independent Schools of Australia,简称AHISA)调查了其管理着44.3万名学生的440所协会私校成员。

在该项调查中,有三分之一的协会私校成员给予了答复。其中超过一半(55%)的私校认为在My School网站上公开发布的NAPLAN数据,并未在信息知情权与信息误解或滥用的可能性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约68%的受访学校表示,这些数据不应该发布在My School网站上。他们最担心的是,这一做法向大众传达了对成功教育与学生成绩的狭隘理解,不利于对学生进步的长期观察与判断。

00c24d42e8f893b635897dacb45ad90.png

然而,近三分之二的校长们表示,他们向校董会提交了自己学校与其他学校表现的比较报告。校长们发现有关学生和学校改进的数据最有价值,并且三分之二的校长使用了此类比较报告中的相关结果,来为教学实践提供指导。

澳大利亚私立学校校长协会首席执行官贝丝·布莱克伍德表示,协会的各所学校负责人对NAPLAN的看法各不相同,但都对三个问题有质疑:

 ❖“同类相似学校”的评判标准;

 ❖ NAPLAN机考与笔考测试成绩比较的公平性问题;

 ❖ NAPLAN成绩公布所需时间过长对此项全国性中小学教育评估考试实用性的影响。

贝丝·布莱克伍德女士继续表示:“在我们收到的回复中,校长们对此的观点非常多样化,并没有明确的'是'或'不'。我们的建议是,需要更多信息搞清楚NAPLAN对学校管理与治学理念的影响。”

d0e12d371270af59808da5d89d67d7a.png

这份由澳大利亚联邦、州和领土教育部长组成的教育委员会提交的评估报告,正加剧着社会各界关于NAPLAN的争论:在一些支持NAPLAN的观点同时,一些人则认为NAPLAN带来的负面影响(如学生压力)已超过了其所能产生的好处。

许多人士认为,在My School网站上公布NAPLAN结果,促使了类似学校间的比较,导致了补习风气盛行并且使家长们争相送自己的孩子去NAPLAN高分的学校上学,这也正是NAPLAN被诟病的主要原因。

当然,也有观点认为:在澳洲教育部门能找到更好的中小学教育质量评估替代方案之前,NAPLAN应该保留,因为其仍是目前评估学校和学生表现的有用方式。

非公立中小学学校的家长是NAPLAN的支持者。澳大利亚家长委员会(Australian Parents' Council)对此表示:其最重要的原因为,NAPLAN成绩是父母了解自己孩子在校表现的唯一独立信息来源。

8c42e8c05285473e08824e82afd0391.png

新南威尔士州中学校长委员会(NSW Secondary Principals Council)的克里斯·普雷兰德先生却表示,该委员会成员们普遍同意其私立学校同行们所表达的大多数意见,例如从My School网站上删除NAPLAN考试的相关数据信息。

克里斯·普雷兰德先生认为:My School网站实际上已经破坏了NAPLAN作为澳洲中小学教育质量评估工具的实际价值。NAPLAN只是一条信息,但问题在于它现在已经脱离了其原本的意义。NAPLAN成绩现在成为决定学校总体好坏的依据,这显然是太荒谬了。

NAPLAN的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NAPLAN成绩是否要公布,以何种方式公布?

如何让学校、学生和家长正确认识NAPLAN?……

看来, NAPLAN的改革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有关NAPLAN的争议还将继续下去。

版权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澳大利亚教育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