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留学热度降,澳加高歌把名扬——带你深入了解全球最新留学趋势

2019.02.15 教育资讯 浏览 1722

514333195900088720.jpg


国际留学产业位次洗牌 国际留学稳中有忧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全球高等教育中心研究数据显示,国际留学生市场出现了巨大变化,逐渐呈现“美英退,澳加进”的趋势。这一结果是伦敦大学学院教育研究者西蒙·马甘逊(Simon Marginson)教授使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标准化数字,对2011-16年度到达各主要教育出口国家的国际学生人数进行调研、对比而得出的。这主要是受到了美国和英国这两大主要留学目的国国内重大签证与移民政策变革的影响。

美英国内留学境况

(1) 美国

美国大刀阔斧地对其境内以及国际关系、移民等方面做了全新的调整,尤其是中美贸易战更是成为2018年的焦点事件。

(2) 英国

BBC报道指出,留学生不再选择英国作为留学地主要是因为英国近几年来推行的对留学生的限制政策。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早在内政部的时候,就力主取消留学生的PSW签证(PSW签证全称Post-Study Work,旨在让拥有学士、硕士、博士毕业文凭的国际留学生在毕业之后,有时间在英国找工作或者开展商业活动,签证有效期为2年)。在2012年以前,去英国留学的海外学生在毕业后都可以申请长达两年的PSW签证,不需要任何的担保方,也没有任何工作限制,甚至不一定非要找到工作,学生们可以自由试探就业市场,获取职场经历。但到了2012年,英国取消了PSW签证,这意味着剥夺了留学生们毕业后的缓冲期,若想毕业后继续留在英国工作,那么不得不毕业前就开始找工作。

除了取消PSW,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还创造性地发明了“不友善环境政策”,最大限度地提高留学生和移民留在英国的难度,逼迫留学生们“自行离开”。根据统计,英国政府在这样的政策下,遣返了36000名留学生。英政府甚至给内政部制定了“驱逐移民指标”,要求2017-2018年遣返12800名移民。

27544712_1803365673029746_7835991050995820883_n.jpg

(3) 综上

英国脱欧及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对留学生的限制政策,无疑在其对待留学生态度、签证限制情况以及毕业就业机会等问题上留下了很多不确定性,使越来越多的留学生望而却步。而英美对留学生生源的收紧,无疑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赴澳加两国留学生队伍规模的壮大。

以上情况也在美国国际教育协会(简称IE)2018年《Project Atlas》研究数据中得到印证,这份数据显示的是2016-2017及2017-2018两个年度各国留学生人数变化情况。由图可见,2016-2017年美国留学生人数增长了3.4%,而2017-2018年增长速度明显下降,只有1.5%;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留学生人数一直稳步增长,增长率分别从2016-2017年度的12.1%和18.3%,攀升至2017-2018年度的13.5%和18.8%。可见美国留学境况不尽人意,澳加留学形势稳中向好。

微信截图_20190215141650.png

除了《Project Atlas》研究报告,IE还发布了《2018美国门户开放报告》(Open Doors)进一步说明此问题。这份报告只展示美国历年国际留学生人数情况,这样可以更清晰直观地看到美国留学趋势的变化。由图可见,从2008年到2015年,去美国留学人数增长率基本上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而从2015年开始,数据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每年留学生人数增长率都减少一半左右。

图片3.png

澳加留学持续升温

国际高等教育信息机构Quacquarelli Symonds(简称QS)每年都会发布《留学申请人调查报告》,旨在探讨留学申请人在当代政治和经济背景下的学习动机和学习目的。报告显示,留学申请人做出的不同留学决策往往与他们母国的文化,经济和社会基础相关。这些分析可以帮助大学了解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学术水平层次以及不同性别学生所做出的留学目的地和专业选择。

近期,QS发布了最新的《2018年留学申请人调查报告》,从报告可以看出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留学受欢迎程度持续升温。报告显示,2018年最受欢迎留学目的国前五名依次为美国(42%)、英国(34%)、加拿大(33%)、澳大利亚(26%)与德国(24%)。有趣的是,结果显示其他的母语为英语背景的留学目的国的受欢迎程度有反超英美的趋势。例如,尽管加拿大仍位居综合排名第三,但是细分到各个国家留学生选择比例数据时,一些国家留学生选择前往加拿大留学的人数已经超过了美国和英国。澳洲2018年超过德国位居第四,这某种程度意味着以往选择去英美留学的学生现在也在积极考虑将加拿大和澳洲作为其留学目的国的第二方案。

图片5.png

中国学生留学倾向

《2018年全球国际学生调研》是Hotcourses Group 公布的用于调研潜在国际学生对留学方面的兴趣和偏好的相关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有3298位来自12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参与了调研。由图可见,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和美国是最受欢迎的四大留学国家。而在这四个国家中,中国学生最倾向去加拿大、澳大利亚留学,与上述QS发布的《2018年留学申请人调查报告》相符。

图片6.png

喜忧参半的澳洲留学境况

澳大利亚以优质的大学教育、怡人的气候和友好的文化氛围吸引众多留学生前往,受到欧洲以外国家,尤其是中国留学生的欢迎。2018年墨尔本和悉尼还入选了全球十大最佳留学城市。国际高等教育信息机构Quacquarelli Symonds于2018年6月7日发布了2019年世界大学排名,其中包括了1000所世界顶尖大学。在这份榜单中,澳洲共有创纪录的37所大学入榜。

凭借着过人的优势以及美英留学退潮带来的“红利”,澳洲留学人数不断攀升。但在一系列喜人数字的背后也存在一些不安定因素,我们分别从国内和国际两个范围进行深入探讨:

(1) 国际因素

A). 2018年7月初,中国教育部印发了《关于批准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终止的通知》,终止234个本科以上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叫停原因是“一些机构和项目存在优质教育资源引进不足,教学质量不高,学科专业能力不强,缺乏内涵式发展机制等问题,导致学生满意度低,吸引力弱,办学活动难以持续”。在234个被终止项目中,有45个为中澳大学合作办学项目,在数量上排名第二,仅次于英国的60个。美国约有25所大学受到影响。许多澳大利亚的大学的硕士学位课程都受到了部分影响,其中包括澳洲八大名校中的五所。

779393583522053013.jpg

B). 今年中澳两国僵持几乎大半年的紧张政治关系,外交因素以及在大学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而呈紧张态势,也对中国学生来澳产生一定的负面冲击。2月14日,中国驻悉尼总领馆继去年12月后,第二度在官方网站发出中文留学警告,称澳大利亚不同地区“发生数宗侵犯中国留学人员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案件”。2018年澳内政部关于学生签证和临时毕业生签证的最新双年报告显示,尽管在澳大利亚国内申请学生签证的中国人数量总体上增加了30%,但所谓的离岸申请——在澳大利亚以外地区提出申请——的人数仅增加了6%。更大的潜在担忧是,中国留学生们受到紧张气氛的影响,可能最终放弃赴澳大利亚留学的计划。

C). 签证项目重大改变的影响不确定性,移民收紧。从2018年3月开始,457临时技术工作签证将被更严格的临时技能短缺签证取代,直接影响学生签证或毕业工作权利签证计划。此外,已有数据显示,在过去的3年中,从学生签证转为持457签证持有者的数量正在逐渐减少。虽然签证改革与教育没有直接关系,但海外留学生在选择学习目的地时确实会考虑到未来的就业机会,如果留学生认为申请澳大利亚签证过难或者时间过长,有可能影响留学生提交申请。任何移民条件的收紧都可能会导致一些学生放弃赴澳大利亚学习。

timg.jpg

(2) 国内因素

     澳大利亚国内对今年已经进入第十个年头的澳大利亚传统中小学教育评估系统(澳大利亚全国读写及计算能力评估计划,National Assessment Program-Literacy and Numeracy,简称NAPLAN)的争议越发激烈,因为澳大利亚国内中小学教育质量出现停滞不前的问题,特别是写作部分已经呈现出明显后退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对NAPLAN中小学考试评估系统合理性与科学性进行全面重审的改革也呼之欲出。NAPLAN的困境不仅影响着澳洲本土学生的学习,也同样影响着留学生的教育。

版权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澳大利亚教育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