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威尔士州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澳大利亚顶尖公立精英学校能为学生提供怎样的教育?

2018.11.06 教育资讯 浏览 1223

3855ebe3c5104ef3d7763c13c202b7a.png

前言

被称为“天才工厂”的新南威尔士州第一名中学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James Ruse Agricultural High School)高达97%的非英语母语学生背景是新州大部分公立精英中学学生组成的一个缩影,对此的辩论由来已久。

对于好学校的追逐,现在已经成为一种现象。一个所谓好学校中的文化多样性(比如在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里非英语母语家庭背景学生的比例97%)通常来说,要比这个学校所在地区的文化多样性(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在悉尼的Carlingford区,这个区非英语母语的家庭比例可能只有30%)要低很多。 

1525771950337017.png1525772030135430.png

虽然澳洲社会整个族群正在变化,但是澳洲英语为母语的主流家长们在为他们孩子选择一个所谓的“正常学校”时还是有这样的非正式的信条。这个信条就是所谓的“正常学校”中少数族群学生和主流族群学生比例需要与整个社会上少数族群和主流族群的比例接近。简单说,假如一个澳洲人他原本对澳洲社会的认知是英语为母语族群和非英语为母语族群比例是9/1,那么“正常学校”中英语母语家庭背景与非英语母语家庭背景学生的比例也要接近9/1。

而事实上,澳洲很多公立精英中学中非英语母语家庭背景学生占了绝大多数的比例,甚至出现英语母语家庭背景与非英语母语家庭背景学生的比例倒过来是1/9的现象。由此,英语为母语的主流家长们就认为这个学校不正常,指责公立精英中学制度认为这是一种隔离,并且有这样观念的澳洲本地英语为母语的家长不在少数。

每年都有有关此问题的辩论,今年也达到一个高峰。同时,新州教育部也正在重新检讨精英中学入学考试制度,准备推出相关改革举措。

新南威尔士州第一中学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

13年前,Megan Connors以经济科目教师的身份来到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她精心筹划了预计一个学期的课程。她的学生在一周内就顺利地完成了所有的一切。现在已经是学校校长的Connors说:“当昨天的课堂实验中,七年级和八年级的男生和女生们在谈论问题时,听起来就像是已经任教四年的教授。” 

在被称为“天才工厂”的学校里教书所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要跟得上该校830多名学生们惊人的智商水平。对于这些孩子来说,选修HSC高阶课程是轻而易举的事,他们大部分人高考后将在新州顶尖的医学、法律和工程学院就读。学生们太过好学和聪明,老师们原本只是在课上讲三角形知识的,最后发现自己在讲授复杂的三角函数。

今年,新南威尔士州有6万名学生参加了他们的第一场HSC考试(新州高考)。对每个考生来说,压力都很大,但对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的学生来说,压力可能最大。因为该校在HSC成绩排名上常年遥遥领先,名列全州第一的年份比该校2018届毕业生的年龄都长。

1995年,公立精英中学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从著名悉尼文法男子私立学校(Sydney Grammar)手中夺回了HSC学校排名的桂冠,此后一直保持着这一地位。从此新州HSC成绩最佳十所中学里,公立精英中学压倒了顶尖私校,占据了主导。

Connors女士已经当了五年的校长,她对学校是否能保持新州第一的位置并不在意。她说:“如果我们不是第一,其他人可能会关心,但我们只关心我们的学生是否能达到他们自己个人的最佳成绩。”

虽然James Ruse没有学业上的落后者,但学生们仍有很多东西要学,学校更关注如何满足高度天资聪颖学生们在社交、情感、学业和体格上的需求。他们的老师也就面临着不同寻常的挑战:

(1) 教师们如何才能阻止学校变成一个ATAR(澳洲大学录取排名)工厂?

(2) 如何鼓励学生成为开拓者、领袖或企业家? 

(3) 他们如何鼓励那些经常害羞不善于表达自己观点的学生,探索自己的创造力、追随自己的激情所在?

在蓬勃发展的Carlingford(悉尼西北的一个区),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似乎被时间冻结了。在老化的挡雨板教室、更新的砖砌建筑和用作办公室的家园式宅落旁边,还有起伏的农场,奶牛在那里咕哝着,鸡在那里叫着。该校仍被划为农业学校,因此学生们要照看庄稼和牲畜。大约有60项研究提升着HSC农业科目的发展。Connors说:“你会看到拿着一袋袋的土豆到处走的学生们。”

这所学校成立于1959年,最初是一所公立男子精英中学。毕业于1980届的校友Joh Bailey现在是时尚美容美发生意的大老板。他回忆道,20世纪70年代末学校开始招收女生。

他说:“我喜欢农场的方方面面,学校里开设农业机械、畜牧业和羊毛科学等学科。它有一种私立学校的调调,对礼仪、学校声誉和学校名称的要求都非常严格。”

上世纪80年代末,当精英中学取消了学区的地域限制,它开始腾飞。到了90年代末,它无懈可击的声誉得到了巩固。2001届毕业生Elizabeth New现在是悉尼大学的化学副教授,她说:“绝对没有压力要让学校保持在前列,但每个学生都可能感到压力,因为想要表现优异。”

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一直在HSC学校排行榜上名列前茅,是顶尖精英学校们中成绩最好的学校之一。

916329116357083484.jpg

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教学科目 

今年,新南威尔士州教育局收到近1.5万份精英中学入学申请。其中将近1000个申请是选择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在招收了很多学业顶尖学生的同时,也面临着来自新州私立学校所设立的奖学金制度对最聪明学生争夺的竞争。Connors说:“我们的一些优秀学生流失到了私立学校。但近年来,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学生拒绝奖学金,选择来我们学校上学。”

Connors认为,对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天才工厂”这个说法用词不当。因为学生们入学的时候已经很聪明了,所以学校的工作不仅要培养这种天赋,还要确保他们接受全面的、有激励性的教育。她说:“我们的学生的确成绩很好,但他们可不只是在HSC学校成绩排行榜和ATAR榜单上优秀,其他方面更出色。”

当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学生们开始上七年级时,他们有三周的时间在课堂外专注于批判性和创造性思维的学习。

Connors说:“当我们在读天才教育课程时,我们意识到学生的一些个人能力存在差距。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想要表达自己,想要表现自己。我们有一些学生很自我满足,很乐意在学校里随波逐流,有个好分数就行了。孩子们可能更喜欢老师在课堂上的单向授课方式,但我对老师们说,这样不行,学生们必须参与进来。”

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老师使用 “拍手棒”的方法(paddle-pop-stick),学生们在教室里传棒子,谁拿到了谁就必须说点什么。另一个方法是每人从帽子里拿名字,名字是谁谁就发言。

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学生不仅要在课堂上学习教纲规定的科目,他们还必须在其他领域拓展自己。九年级的时候,每个学生都要参加Bronze Duke of Edinburgh的徒步项目。Connors说:“对很多孩子来说,这是一件很费力、很有压力的事情,但这让他们迈出了他们的舒适区。”

学校提供大约60项课外活动,如奥林匹克数学、体育运动和学校校报Ruse,目的是让孩子们参与智体活动,并开阔他们的视野。

Connors说:“HSC对于一些有天赋的学生来说是有相当限制性的,他们中的一些人可以选择退出,因为他们对此感到很无聊。”澳洲当红知名数学老师Eddie Woo也是该校的校友,他表示“发现很少有学校能与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课外学习的深度和广度相媲美”。

Connors也鼓励学业上的合作并且学校的评估分数会被调整,这样学生们一整年都表现得很好,这样才对他们有利。Conners说:“一个化学成绩为99分的人,就个人而言,也就这样了不能再好了。他们能做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努力确保那些80分同学能提高到90分。”

因此,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的学生们热情地拥抱彼此,分享他们各自的学习文档。11年级的学生Calla Lee说:“这是一种从7年级开始的校园文化,对于像Science这样的学科,一份文档可能有30个学生分享使用,他们在同一份文档里添加并制作图表作为标识注解。”

尽管如此,考试还是很有压力。Connors说:“大多数学生都很有竞争力,但不是互相竞争。学生对自己有很高的期望。”在这些时候,更需要学生们互相照顾。例如,在HSC考试期间,戏剧教室就变成了学生们冥想放空的休息场所,11年级的学生们会在考试后分发棒棒糖和热巧克力。

所有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的毕业生都将进入大学深造。一些人获得了哈佛或伯克利的海外奖学金,大多数人最终进入工程、医学或法律领域。Connors说:“传统上,学生们倾向于成为医生或律师,因为这些职业较高的知名度与社会地位。同时我认为我们的学生也非常适合这些职业。”

u=2747894096,4238343121&fm=15&gp=0.jpg

第一中学里为何全是亚裔?

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校长Megan Connors说,外人经常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在詹姆士鲁塞农业中学等顶尖公立精英中学,多达97%的学生在家里说的是英语以外的语言。所以人们会相信,精英中学制度中存在种族因素,但将有天赋的学生分组在一起,有助于他们始终投入其中从而达到其个人的最佳成绩。

Connors在接受报社采访时说:“我们的家长和学生并没有看到、想到或感觉到这种种族问题。在公立教育这个综合系统中,我们需要为特定的孩子群体提供特殊需要的学校。(天才)学生应该在一起,因为这是帮助他们取得好成绩的途径,精英中学在满足有特殊需要的学生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新南威尔士州教育局正在评估其精英教育制度。其中一项将被审查的内容是精英中学入学考试(Selective Schools Entrance Test),因为担心入学考试滋长了昂贵的补习产业。

澳大利亚政策发展中心(Centre for Policy Development )的Christina Ho也认为,对精英中学的批评中有种族主义的成分。她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众没有意识到,许多移民是在高度竞争的教育体系中长大的。

Christina Ho说:“当我采访那些与精英中学相关的家庭,或者那些孩子没能考进精英中学的家庭时,就会有一种‘我们无法与亚裔竞争,因为他们把孩子逼得很紧’的感觉。亚裔父母在养育子女方面有很多焦虑,而英裔澳洲父母自我感觉很放松,很开明。”

许多典型的“虎妈”行为直接反映了这些家庭来自亚洲竞争性教育体系的大背景。同时,澳大利亚中小学精英教育体系中的竞争、标准化考试、择校等制度,也让这些亚洲教育基因有了生长的土壤。

但Christina Ho博士表示,种族失衡不仅存在于公立精英中学,也存在于通常由英裔种族占主导的私立学校。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天才教育专家Jae Yup Jared Jung说,不同的精英中学有不同的种族混合,就像私立和公立普通学校一样:“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在学校招收入学时,一个人的种族、背景和信仰对其招收学生的考量并不重要。”

来源: 腔调阿朱   澳洲财经见闻

版权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澳大利亚教育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