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公立中小学校资金紧缺困局:家长自愿捐款是“一种强制内在的不公平”?

2018.10.30 教育资讯 浏览 1464

366743739849009887.jpg

对于澳大利亚工薪阶级家庭而言,大多数情况下依然会考虑送孩子去公立学校。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孩子上公立学校(Public Schools)是免费的。

其实免费的意思是不需要付学费(比如读私立学校或者读大学要付的Tution Fees),澳大利亚各州政府(占大头)和联邦政府(作为补充)都给公立学校教育拨款(Funding),大头就是用在了教师员工工资和学校的日常营运支出上了,实质上只是维持了学校和教学的最低保障,其他都还是要家长付钱的。

其中有部分费用历年来极具争议性,那就是Voluntary School Contribution - 家长自愿捐助,顾名思义就是家长自愿对学校的捐助。里面细分下,通常有两种类型:

第一种就叫做Voluntary School Contribution——家长自愿捐助。这个很容易理解,可以把它理解为年度赞助费。该项捐助名义上绝对是非强制的(not compulsory)、非摊派。但是实际上,一般来说,学校就是以摊派的形式让家长缴纳,当然家长也是可以坚决不缴的。

第二种叫做Subjects Contribution——科目赞助费。这个费用大致上就是学校开了一些教纲选修课程/科目(elective subjects),或者在已有教纲最低要求的基础上有加深/扩展的内容教学,那么学校就可能向家长收这笔钱。该项费用不一定每个学校都有,但是公立中学有这项的可能性很大。

虽然这项也是在学校家长自愿捐助政策(Voluntary School Contribution Policy)下面,但是家长一般都会支付这笔费用。如果家长选择不缴,学校会打电话来询问详情和关心家庭的财务情况,可能学校有自己的资金(funding)来帮助财务困难的家长免缴这笔钱,以确保让其子女不错过教学大纲之外的课程。

721156801415603401.jpg

新南威尔士州有2219所公立中小学,家长的自愿捐献总额2016年为6600万澳元,平均每所学校约30000澳元;2017年为7540万澳元,平均每所学校约37000澳元。

假设每所学校规模平均是500人的话,摊到家长头上的钱最多也就每年100澳元(全新南威尔士州平均)。这个数据就说明了自愿捐助的人比例很低,澳大利亚无论贫富家庭不交的是普遍情况。比如位于悉尼富人区MOSMAN的Mosman High School公立中学,就这样一所学校的家长交捐助款的比例也才三成。而且这种情况从低年级向高年级恶化。据新闻报道调查,澳大利亚7年级家长有6成交钱,而到了12年级,家长交钱的比例下降到不到10%。

如果对照澳大利亚社会公立学校社区的普遍现象,华人家长在自愿捐助方面应该是做的很好的,华人很愿意为教育付钱:每年新南威尔士州自愿捐献金额最多的前五名学校都是华人占多数的精英中学就是佐证。

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2016年的数据显示,捐献金额排在前22名的公立中学比后面的1764所学校收到的家长捐助费加起来的还要多。悉尼有的精英中学相比于普通公立中学,每年可以多收高达140多万澳元的自愿捐助和科目赞助费,此举更加深了澳大利亚公立教育系统的两级分化。

u=2430995197,3651789777&fm=15&gp=0.jpg

新南威尔士州教育厅去年的数据显示,2017年整个新南威尔士州的公立学校总共收到了7540万的自愿捐助款项,其中3410万是自愿捐助收入,4130万是科目赞助收入。同时,去年收到家长自愿捐助最多的前五所新南威尔士州公立中学全部都是精英中学,每一所都收到超过50万的自愿捐助收入。

排在五所精英中学之后的是五所在悉尼富裕地区的普通中学,其中有三所普通中学的捐助收入超过了50万,它们是Narrabeen Sports High School, Epping Boys High School和Northern Beaches Secondary College Mackellar Girls Campus。

总体来说,在家长自愿捐助和科目赞助项目上收到最多钱的公立学校,全部都是悉尼最富裕地区的公立精英中学,其中包括Sydney Boys High School去年收到了总计140万澳元的捐助款(学校2019年将向10年级、11年级和12年级学生收取2517澳元的自愿捐助费用),North Sydney Girls High School去年收到了922710澳元的捐助款,North Sydney Boys High School去年收到了795750澳元的捐助款。

相比之下,位于蓝山脚下Emu Plains的Nepean Creative and Performing Arts High School的家长自愿捐献账单一年才60澳元。而且,新南威士尔州去年有376所公立学校在家长自愿捐献或科目赞助上颗粒无收。

悉尼大学教育和平等专业的教授Debra Hayes说:“需要指出的是,即便在公立学校系统里,能否获得教育资源也与家长们的付钱能力密切相关。这就使我们对公立教育系统这样的运作方式提出疑问——这样是不是会加剧公立教育系统中的不公平性?”

636143682894442275.jpg

新南威尔士州教师工会(NSW Teachers Federation)主席Maurie Mulheron说,家长自愿捐献费是“一种强制内在的不公平” 。

“自愿捐助对于每所公立学校的年度预算真的很重要,因为家长们赞助的钱将会被用在学校的各种方面,包括购买运动设备和补贴购买教科书等等。但是令人担心的事情是这加剧了教育的不平等性。富裕区学校里的学生来自于社会经济背景更高的家庭,相比于更有需要的低端背景家庭学生,前者能在教育上得到更多,并且家长们也有经济能力付钱给学校提供支持。这就是为什么需要通过政府基于学生需求的教育拨款机制来规范平衡。”

新南威尔士州的公立学校能自己决定年度的家长自愿捐助费和科目赞助费。事实是,悉尼中心城区、北部海滩地区、悉尼西区和新南威尔士州其他地区各个学校之间的家长捐献金额有着巨大的差距。

在北悉尼(North Sydney)区的公立中学2017年平均收到家长捐助额达到了859230澳元;而在悉尼、Mosman和北部海滩区和Ryde的中学去年收到的家长自愿捐助费平均为326000澳元;相比之下,西区Blacktown的公立中学的数字为650550澳元,而Wollondilly地区的公立中学平均才收到53330澳元。

新南威尔士州教育厅发言人表示:“在任何公立学校里,学生完成最低要求的教学大纲项目是免费的,学校可以在最低大纲要求之外的选修课程上向学生收费。新南威尔士州教育厅不会对向家长收取高额自愿捐助费的学校进行罚款处罚。同时,不能支付科目赞助费的家长有权利向学校要求财务帮助。” 

总之,很难客观地去评价家长自愿捐助的合理性。但是,我们不妨试着换一个积极正面的思考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澳大利亚的教育一直是强调“Being, Belonging, Becoming”的理念,其中包含了很强的学校+社区的概念,所以通过“学校社区”这个视角来看待的话,或许能多些许理解与支持了。

来源:腔调阿朱  澳洲财经见闻

版权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澳大利亚教育观察